Eaphet Newsletter No.14 中文版 2013年6月1日発行   →記事一覧に戻る
福島核災後來台避難 上前 昌子 翻譯:李欣婷

 我住在福島縣郡山市,是兩個孩子的媽媽,2011年3月11日,當時女兒就讀高中二年級,兒子就讀小學五年級。

 我的先生在宮城縣仙台市工作,我的工作是販賣木製的玩具還有教授DIY玩具,地震當天,剛好我到宮城縣,帶著兒子到先生公司附近的地點工作,女兒住在埼玉縣的學校宿舍,宮城縣接近地震的震央,搖晃地非常劇烈,停電,停水,停瓦斯,汽車也沒有辦法加油,道路也中斷不通,由電台廣播中聽到核電廠爆炸的消息,當時,電視,電腦及手機都無法使用的情況下,只能依賴電台廣播取得這些消息。

 聽到核電廠瀑炸的消息,我直覺反應郡山的家是不能回去了,除了郡山之,外,仙台也是很危險,核電場到仙台的距離大約是一二〇公里,我很在意風向的影響,即使是一二〇公里,這地方也是不能再待了,一定要趕快帶著孩子離開仙台,接著在電力恢復供應之後,也可以由電視中看到,有名的大學教授在電視上 只是重復地在說明核電廠的運作方式,並沒有提及核電爆發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政府也只是說沒有直接的影響,但是我感覺很不安,福島核電三號機和其它的核能發電的危險度是不同的,它是鈽鈾發電,使用了最具有`危險性的混合氧化物核燃料,鈽如果擴散就會變得很危險,一茶匙的份量就可以讓很多人死亡的劇烈毒性,關於三號機的這一切,所有在電視節目中出現的專家們都沒有提起,許多日本人並不知道三號機是採用鈽鈾發電,是非常危險的,我有這樣的知識是因為以前有朋友從事反鈽鈾發電的活動,這樣的危險性在電視中卻沒有提出,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所以我排隊排了一個晚上去加油,帶著兩個孩子逃到京都-我的娘家。

 到了京都,電視及新聞上仍沒有報導核電廠爆炸後的危險性,許多人以為距離核電廠十公里半徑範圍內是危險的,並不認為其它較遠的地方有任何危險性,從網路上蒐集資料後發現,美國的大企業早就命令距離核電廠八十或甚至一百公里半徑範圍內的僑民要帶著親屬撤離,然而什麼都不知道的福島居民,卻在那一天帶著孩子在房子外排隊以取得生活用水,並曝露在大量的幅射環境當中,我也打電話給住在福島的朋友說那裡很危險,最好搬離到遠一點的地方,可是朋友們說,政府有關人員宣導說那裡是安全的,不用擔心,電視新聞也報導說沒有危險性,要大家安心,所以,不需要擔心,很遺憾,我無法讓我的朋友們了解幅射線的危險性,福島縣官方的電腦已有空氣中幅射線含量的預測圖,但是卻沒有公開發表,沒有讓當地居民知道而隱瞞了這個重要的數據,然後他們請來了長崎縣某大學的山下醫師,在福鳥縣內巡迴演講,宣導不需要擔心放射線,可以安心居住,也可以到屋外活動, 許多帶著幼小孩童的母親本來有所疑慮的,在聽了這些宣導後開始覺得安心,放棄逃離福島的想法。
 山下醫師甚至說出非科學性的說法,放射線不會影響到開心的人,許多對放射線沒有認知的人,或者是打心裡希望真的沒事的人就相信這番說詞,我認為山下醫師來自長崎的背景特別具有影響力,因為長崎也曾受原子彈的放射線災害所影響,當地的人必然對放射線有多一分的研究,所以福島人民也就相信他的說法了, 如果真的不影響的話當然是最好,不過曝露在放射線的環境當中的影響並不單純,身體外部曝露在放射性環境中當然是可怕且有害的,然而,更嚴重的是吃下曾曝露在放射線環境下的食物,吃進含有放射線物質的水及食物形同將身體內部器官曝露在放射線環境下,其中經由呼吸進入體內的放射線量是比例最大的,看不見,沒有味道的放射線物質,混合著沙塵漂浮在空氣中,經由呼吸進入體內,只有放射線的危險性不高,有人說目前環境中的放射線含量還比照射X光來得低,所以是安全的,並不用擔心,然而所謂的曝露在放射線環境必需考量體外及體內的曝露,核電廠爆炸後,我曾經回到位於郡山的家幾次,我戴著帽子及口罩,即使在那只有短短的半天時間,都會覺得頭很痛,離開那裡後,我會把身上穿的衣服,鞋子都丟棄,到達避難所之前,也會把車子洗過,當年六月我回到郡山和朋友見面,我的朋友告訴我許多孩子都有嚴重的流鼻血病症,甚至連枕頭都染成了紅色,不停拉肚子; 胸口疼痛;經常性頭痛; 過敏症狀變得更嚴重; 臉就像被晒傷一樣紅紅,視力變差…等都是核電廠爆炸後當地居民身上所發生的病症,從那之後,生病的人數就一直不斷地增加,由以上這個方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增加的比例。

 我在福島縣認識的人當中,已經有三個正值壯年的朋友死亡,他們都是因為心肌梗塞而去世的,之前也有郡山市的國中生因為急性白血病而過逝,發生了這麼多事,日本中央及地方政府並不宣導當地居民避難,只是一直做一些沒有成效的除污動作,他們花錢挖土,割草,砍樹,用水洗刷建築物,但這些都是成效不彰的除污,對清除受放射線污染的幫助不大,受污染的土挖起來也無處可棄置,挖個洞再埋起來不也是一樣的結果,割下來的草及砍下來的樹以燃燒的方式清除,反而會使放射線轉化成更小的粒子,累積在環境當中,他們將錢浪費在無用的動作上,今年郡山市的除污預算是三四五億日元(約一〇四億台幣),而且在除污的作業中,有許多人因此而死亡,許多人也許會想,有孩子為什麼還要居住在這麼危險的地方,然而這是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因為資訊被徹底地隱瞞,不使用網路的人沒有機會取得這些資訊,到現在還是有些人不了解這些,雖然覺得很不安,因為離開就失去了家,工作及一切, 有些人想逃,但無法獲得家人的認同而放棄(因為核災的關係而導致離婚的數量很多),因為無可奈何,或者逃避現實的人,沒有錢的人也不在少數,我放棄了我的朋友,我的工作及我的家逃出來,因為再怎麼小心翼翼,都無法避免接觸到受污染的水,土地及空氣,所以只能遠離污染源。
  我們來到台灣的原因是,受污染的食物已經在日本國內流通了,學校的營養午餐裡也有福島或其它週邊的縣所生產的食物,震災後的瓦礫,特別由東從北運送到關西去燃燒,如此一來,關西可以得到一筆補助金,因此,大阪週邊的放射線量突然產生了變化,當地居民的健康遭受到危害,日本的電視新聞為了矇騙人民,在燃燒這些瓦礫的同時,報導來自中國的大氣污染正影響當地,這個來自中國的大氣污染很不可思議的只影響到燃燒瓦礫的大阪週圍,這些數據一出,明顯地讓人知道該電視報導是個謊言,我想要守護孩子的生命與未來,我也想要守護我自己的生命,只要健康,工作,房子都可以再建立起來,但生命是無法替代的。
  希望台灣不要像日本一樣,為了不讓台灣步上日本的後塵,大家都要對核能發電有通盤性的了解,並做出你認為對的決定及行動,這樣才能守護我們最重要的孩子與家人,為了守護孩子旳生命與未來,我願意向台灣的人宣傳,一起為反核而努力。(完)

作者小檔案:
  曾在大阪的公立幼稚園擔任十七年的幼教老師;之後因丈夫工作關係,遷居至福島縣郡山市;搬到郡山市後擔任育兒講座的講師;同時也在自家的某一角販賣安全安心的木偶。二〇一一年三月十一日發生福島大地震,因核電廠的爆炸,立即帶上當時小六的兒子,從郡山到埼玉縣飯能市尋找當時在那邊就讀高中的女兒避難。經過一年女兒高中畢業之後,馬上與女兒及兒子一起搬遷至台灣的台中市避難。現在,和孩子們在台灣生活著的同時,探索著今後的生活方式。

Eaphet Newsletter No.14 中文版 2013年6月1日発行 →記事一覧に戻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