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暴發戶與文化沙漠

                  ---有感於藝術與色情的爭論

(原載於太平洋日報,民國七十八年二月十九日第二版)

本文著作權屬於江澄祥教授。參考或引用,須註明出處,否則責任必究。  

    一、二十年前,說台灣社會是經濟暴發戶與文化沙漠,多少還帶有警惕性與諷刺性。現在說這類話,已沒有警惕性與諷刺性,倒感覺到那是一種最真實的寫照。

    台灣是否為經濟暴發戶,不是看外匯存底或國民所得是否急遽增加,而是看那越來越多穿著西裝,開著進口轎車,嘴裡吐著檳榔汁的人,就可知道個大概。

    台灣是否為文化沙漠,不是看大學生人數全國人口比數多少,而是看一個受過大學教育的女孩子,到處吵著要脫光衣服給社會大眾看,全國上下還分不清藝術與色情漱擊琣b哪兒,已可之一斑。

    在今天台灣這個社會,有錢就可以公開看女人脫光衣服表演。為了錢,就會有受過高等教育的女人脫光衣服給社會大眾看,這不是典型的暴發戶加上文化沙漠是什麼呢?

    對以上這種指責與批評,最有力與最常見的反駁理由是,西方社會也有,有什麼好奇怪的。甚至有人會搬出更時髦與現代化的大道理,說是「多元化的社會」必然會產生,而彼此必須容忍的正常現象。

    以今天台灣社會這種價值觀念與文化藝術觀點,任何事務,似乎只要有人喜歡,就應該讓它公開存在與發展。任何東西,只要有美感,就是藝術。好像「多元社會」就是人人可憑其直覺與現實需要,決定自己的人文價值標準,沒有什麼好壞、對錯、或層次高低的問題。

    這幾十年的台灣社會,只要西方社會發生或存在的各種新奇事情,不論好壞,都認為是「時代潮流」或「現代化」的必然現象。只是令人不解的是,真正西方社會的主流思想與基本價值觀,台灣社會卻不認真加以介紹或學習。例如西方人根深蒂固之理性價值觀念,凡事不講人情,不怕得罪人,不作鄉愿,以及服從真理與接受適時的待人處世態度,我們社會就不肯把它當時代潮流一樣,加以仿效。

    喜歡模仿西方的時髦與新鮮事,但又改不了凡事一窩蜂與情緒化的習性,更放不了人情、面子與鄉愿的顧慮。結果,某些在西方原屬點綴性或低層次的事物,流傳到我們的社會,就常會氾濫成災,使整個社會束手無策。因為在西方社會,整個文化的基本價值觀念還是很明確的,偶爾出現一些奇特的偏離或反常現象,並無傷大雅,整個社會「不應為」與「不願為」的事情,彼此都有共識,不會隨便受大眾傳播媒體或好為標新立異者所左右。

    例如,西方社會有賭場與彩券,但絕沒有想我們這樣全民皆賭,以致影響到正常工作與活動的問題。西方也有脫衣舞秀,但絕沒有像我們這樣,連迎神賽會、售屋工地、及出殯行列都演脫秀的現象。

    或許有人真以為,人是主觀的,民主社會又是人人一般高,誰也不必聽誰的。在思想與行為方面,除了不能犯法之外,好像人人都可以自訂標準,我行我素。其實,即使是西方的民主社會,法律也不是維護秩序與正義的唯一憑藉。人人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才是使法律能真正發揮功能及效力的基礎。

    文化低落或缺乏人文素養的社會,以為社會價值觀,或者一切事物的真、善、美標準,可以隨人而異,沒有客觀的依據。其實,人之所以為人,有其一定的心靈自然傾向或共同的特性。人類文化與文明的發展,由早期簡單裸的形體滿足與物質追求,進展到藉種種繁文縟節以顯示各種崇高與神聖的複雜領域,實際就是基於人類的自然心靈共同傾向與要求。雖然,人類某些形體的滿足與物質的追求,乃出於維持生存與延續生命的生物自然需要,但造物者給人類得天獨厚的思想、心靈與感情等特質,使人類自然產生羞恥心、善惡感、與道德觀,卻是分辨人類與其他動物不同的主要特徵。

    教育之主要功能與作用,就是要使人類分辨生物層面與心靈層面生活之不同,而其最後目的,則是要提昇與肯定人類心靈層面生活的價值與意義。教育不純是為生活技能傳授,其原因也在此。而人類文化與文明之發展,有高有低,有進步,也有野蠻,其劃分之標準,也建立在此。

    固然任何存在之事物,都具有其原始的真、善、美之價值與意義。人類軀體是人類生物自然的一部分,當然有其一定程度的美感。展露裸軀體供人欣賞,不能說絕對不具藝術價值,只是,就人類的教育意義與文化發展的自然傾向而言,不能算是進步與文明。這是層次問題,不是對錯問題。如果袒露原始軀體供人欣賞,也算值得公開提倡與推展的藝術活動的話,那麼原始社會人人不穿衣服,應是個藝術高度發展的社會。人類社會由赤裸到衣物纏身,就藝術發展的觀點而言,豈不是退化的現象?大熱天人人汗流浹背,脫光衣服如果也具藝術價值的表現,難道正常的多數人不敢脫光衣服,都是缺乏藝術修養或存心反藝術?

    坦白說,要看女人脫光衣服,只要花一點小錢到牛肉場或妓女戶去,多的是,不值得大驚小怪。但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人,說是為了「藝術」與「社會公益」,願意公開脫給大家看,就值得我們關心教育與文化的問題了。難道教育水準低的女人脫光就不能算藝術?難道我們人人每天在家洗澡脫光衣服都不算藝術?難道只有正常的多數人認為不該公開脫的女人脫了,才算藝術?萬一有朝一日,這種「藝術」活動的推展,到了沒有人認為有誰不該公開脫的時候,這個社會變得更藝術、更文明,或更????這種最基本的教育與文化的常識問題,在我們這個社會,真的已成為眾說紛紜,見仁見智的問題了嗎?但願不至於此。